您的位置: 首页 > 软件教程 > 《光晕4》剧情详细介绍

《光晕4》剧情详细介绍

8.5分
出处:游讯网 时间:2012-12-05

您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光晕4  

核心提示:《光晕4》成功地创建了一个吸引人的、令人难忘的、新颖的科幻世界。在游戏里,你将是要作为救世主的角色揭开HALO的秘密,拯救人类。下面就一起来看看游戏的剧情吧。

  《光晕4》成功地创建了一个吸引人的、令人难忘的、新颖的科幻世界。在游戏里,你将是要作为救世主的角色揭开HALO的秘密,拯救人类。下面就一起来看看游戏的剧情吧。

  一、 光晕3 的结束与光晕4 的起源铺垫

  随着方舟分崩离析,尸脑兽灰飞烟灭,星盟土崩瓦解,战争似乎已经结束。

  士官长与神风烈士并肩作战,似乎真的让人相信,昔日的敌人,最终将成为不打不相识的患难朋友。

  胡德元帅和神风烈士在沃伊纪念仪式上历史性的握手,也让人相信,这两个从曾经怀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死对头,也能够一笑泯恩仇。30 年的战争,在今天,终于走到尽头。

  但是,果真如此吗?

  在士官长跨入航向黎明号的冷冻舱时,当士官长对科塔娜嘱咐“需要我就唤醒我”时,当半截黎明号的身影孤独飘向那神秘的先行者星球,我们就知道,故事,远远还没有结束。士官长的战斗之旅,可以说才刚刚开始。

  我们所等待的,只有那一句温柔而又坚毅的耳边呢喃:“醒醒,约翰。”

  而当真正苏醒之后,等待我们的并不是那一个熟悉的宇宙,四年过去了,没有满腹阴谋的先知,没有喋喋不休的引导者,没有了触角狂舞的尸脑兽,这个同样危机四伏的宇宙,依然冰冷却又无比陌生。

  无限号、斯巴达4 、安魂星、宣教士、智库长、普罗米修斯守护者、暴风联盟、重组机……太多的改变,太多的更新,这是一个同样危险的宇宙,但谁才是敌人,谁又是可以信赖的盟友?

  身处冷冻舱中度过冰冷而又停滞的4 年时光,外面的世界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无限号建造完工,斯巴达4 投入战斗,先行者科技发掘研究,精英内战愈演愈烈……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

  不仅如此,现今的危险同样源自于远古的威胁。10 万年前,人类与先行者大战1000 年,两线作战而遗恨饮败。退化,放逐,收割。10 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令10 万年前的仇恨与毁灭延续至今,持久不绝?远古的恶魔到底为何蠢蠢欲动,冥冢打开之时,是否就是人类毁灭之日?

  作为微软旗下XBOX360 超人气旗舰大作《光晕》系列新的执掌者,343 工作室不惜重金,邀请众多业内顶级开发者,历时数年倾力打造的系列正统续作《光晕 4 》即将于11 月6 日全球发售。对于343 工作室来说,这一全球玩家瞩目的游戏超大作是否能够延续系列一贯的辉煌,并将其发扬光大,自身的处女游戏大作是否能够打破众多玩家对于游戏品质的担忧与怀疑,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但有一点已经有目共睹,无论是在游戏画面,音效,可玩性,多人对战等诸多方面,343 工作室均已为玩家交上满意的答卷。不仅如此,在系列与多人对战并驾齐驱最为重要的剧情方面,343 工作室同样也下足了功夫。自2011 年1 月至2013 年3 月,联合TOR ,343 工作室邀请了著名科幻小说作家格雷格·贝尔(Greg Bear )与凯伦·查韦斯(Karen Traviss) 一道,共同为玩家创作了5部介绍光晕4 及之后续作世界观背景的小说,它们分别是:战后K-5 小说三部曲(现已出版《光晕:焦土》(Halo : Glassland) 、《光晕:星期四战争》(Halo : The Thursday War) )以及先行者传奇三部曲编年史(现已出版《光晕:冥冢》(Halo : Cryptum) 、 《光晕:原基》(Halo : Primordium) ,第三部《光晕:静默》(Halo :Silentium) 将于2013 年3 月19 日出版)。这些小说的出版与上市弥补了光晕3 与光晕4 之间的剧情空白,同时将10 万年前的纷争与远古仇恨的现今绵延更好地展现在玩家面前,更加丰富了整个游戏系列的世界观。光晕小说,已经从游戏剧情的补充与附属,变身成为主线游戏剧情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那么,就让我们一道,共同体验10 万年前壮丽动魄的上古之战,亲手感受人类- 星盟战争结束之后各个势力的变化与博弈吧!

  二、 世界观剧情编年史

  为了帮助玩家更好地了解剧情,以下部分将根据与光晕4 游戏息息相关的小说剧情,以编年史方式,向玩家展示10 万年前以及战后这两段波澜壮阔的世界观发展历史。

  约西元前15 万年

  凭借先驱遗留于世的超神科技,先行者成长为银河系中最为杰出卓越的超凡种族。他们坚信只有自己才能承载衣钵这一维护整个宇宙生命的重大责任。就在先行者开始称霸宇宙的同时,远古人类文明同时开始腾飞,并在银河系外沿星域创造出璀璨的文明。

  西元前12 万5000 年

  先行者首都,先行者帝国的中枢与心脏建造完成。作为先行者帝国的中心,这里蕴藏着两万年来先行者文明智慧知识结晶的最高精华。数以十亿计的智仆在此忠实为定居首都的十万名先行者服务,其中大多数为议会议员,或架构者级别的高阶先行者。

  西元前11 万年 ——西元前10 万300 年

  此处引用《光晕:冥冢》第三十四章原文(以下故事描述者为不朽之新星,叙述时间点为西元前10 万年):

  “最终,宣教士意识中有关虫族的记忆片段对我彻底开放。我终于开始理解宣教士,理解他对被征服人类与先知心中所怀深深的同情与怜悯——他确实对于人类和先知的悲惨命运深感同情,甚至惋惜。万年前的那场上古之战,并非势均力敌的公平对决。面对虫族在星系一端无可阻挡的肆虐侵袭,为了求得种族的生存,人类只有侵入先行者的领土与星域——由此,一场空前的星际悲剧无在所难免——宣教士对此一清二楚。

  与此同时,那些事关虫族本性与起源的记忆也……

  在任何正常的自然环境中,生物和生物之间必定存在竞争。对于那些信奉并维护“衣钵”信仰的人们来说,他们坚持一条准则:完全消除竞争,掠夺与战争,并非对于低阶物种应该给予的正确的仁慈与关爱。冲突,死亡,与安定和初生一样,都是生命不可缺少的必要组成部分。作为银河系中最为睿智的种族,先行者同样清楚,任何并非公平的优势,肆无忌惮的毁灭与毫无意义的杀戮——任何形式的力量失衡——都会减缓物种的发展与生命时间的流动。生命时间——所有生命同宇宙交互的兴奋与喜悦——即是构成“衣钵”信仰的根基,也是衣钵所确立所有规则的起源。

  而虫族,这一极度残忍的堕落恶魔的出现,直接导致了宇宙力量的极度失衡。毫无疑问,人类和先知对此同样非常清楚。

  虫族初次现身,是在银河星系外缘的大麦哲伦星云。虫族种族的准确起源至今尚不得知。虫族现身初期,对于人类控制星系边缘世界的影响无害而又温和——至少表面来看,确实如此。

  根据人类推测,一些设计笨拙,但却完全自动驾驶的上古星舰将虫族运送至此。这些星舰之中既无乘客,也无船员,只是携带了大量的制式货物——数以百万计的玻璃圆筒中,满载着细碎微小的脱水粉末。

  人类在星系边缘一些已经定居和尚未拓荒的星球上发现了这些上古星舰的残骸。而所有玻璃圆筒中的粉末,在经过最为细致严格的检验后,人类确定它们完全无害。这些粉末,仅仅只是一些由短链分子构成的无害物质——虽然确为有机物质,但并非活体分子,也无可能转变为任何有机生命。

  早期的试验显示,虽然对人类和先知完全无害,这些粉末却能对一些低等物种造成潜在的精神影响。而对这些粉末反应最为明显的物种,就要算人类社会中风靡饲养的宠物——佩鲁兽。这种原产于法恩·哈克的温顺生命,深深得到人类的宠幸与怜爱。喂养少量的未知粉末,能够改善佩鲁兽的驯养习性,能让它们变得更加讨人喜爱。很快,人类星球上便出现了不受政府控制的交易黑市,由这些稀有粉末喂养长大的佩鲁兽价位在黑市中一飞冲天。而在当时,先知一族亦将佩鲁兽作为宠物饲养。

  几个世纪以来,数十个人类和先知控制星球的居民,都是用这些粉末来饲养宠物——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不良后果。无人怀疑佩鲁兽长期食用这些粉末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而事实是,这些看似无害的粉末在改善佩鲁兽习性的同时……同样也开始附着到佩鲁兽基因的关键节点部位,慢慢对佩鲁兽进行着潜移默化的改造……

  在最终变为虫族之前,在所有以未知粉末为食的佩鲁兽中,大约有三分之一在生长过程中开始出现异变。一种蓬松,柔软的毛发开始在这些宠物的肩膀上滋生开来。而在人类和先知看来,这些异变仅仅只是生物进化的自然蜕变,在他们眼中,这些变种佩鲁兽更加讨人喜爱。

  这些特殊的美丽毛发同样令先知一族很是钟情,于是,先知们开始在不同物种之间利用佩鲁兽进行交叉饲养。

  但是好景不长,一些佩鲁兽很快被发现开始攻击自己的同类,吞食同胞的毛发——有时,它们甚至连同伴的肉体也一同吞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此之前,佩鲁兽长久以来都是素食性动物。

  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就似触发了某种生物突变的定时炸弹,佩鲁兽突然开始了族群扩张。在很短的时间内,佩鲁兽突然出现大量的不良变体。它们的头顶开始长出柔软的条痕肉棒,而这些肉棒也为其他佩鲁兽所吞食——结果是,佩鲁兽群体中的感染性流产率与异变体出生率大大提高。

  人类和先知对在佩鲁兽群体中迅速蔓延的疫情束手无策,而噩梦,才刚刚开始。

  无法治愈佩鲁兽群体中肆虐的顽疾,人类和先知只好遗憾而又困惑地选择放弃。尽管佩鲁兽所患的异变性疾病令人类和先知无力回天,但绝大部分的学者仍然相信,发生在佩鲁兽种群身上的悲剧仅仅只是因为太过专门化的丰裕喂养所导致。一些染病的佩鲁兽,甚至被允许送回到它们的起源地——法恩·哈克。

  紧随其后,人类变成了这种疾病的第二个受害者。一些曾经以佩鲁兽为食的人类开始患上怪病,他们所接触到的任何生物,也被一同感染。而这些染病人类遗留丢弃的肢体和组织——同样能够传播疫情。

  这就是虫族现身的最初形态。

  疫情在人类- 人类,人类- 先知之间迅速传播,但极少出现由先知感染人类的病例。受到病毒感染人类的虽然外表与常人无异,但是他们的行为却彻底改变。受感染人类集合己所控制的全部资源,尽最大可能将疫情在人类群体中播散。

  而当此时,数十个星球已经被彻底感染,完全沦陷。

  那些被感染的人类和其他生物的形态也开始发生改变——这些扭曲变异的行尸走肉目的单纯唯一——杀戮,吞噬,吸收,同化。

  那些被感染的星球,甚至于一些星系都被彻底隔离。尽管如此,仍有一些被感染个体成功逃脱,并将疫情带到了十五个星系中的数以百计颗星球之上。

  最初正是人类意识到了这种疫情背后蕴含的极度危险。而就在那时,那个被禁锢于先驱牢笼之中的上古囚犯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人类发明了一种能够同那名囚犯进行交流的仪器——使用它,人类每次能够同牢笼中的囚犯进行数秒乃至数分钟时长的交流。最初,一些人类学者将其视为无所不知的上古神使,他们向那囚犯询问一些自身难以解决的物理甚至是道德问题——但无一例外的是,神使的回答都毫无意义且令人困惑不解。

  最终,人类还是准备了一些问题。这一次,他们决定向神使询问虫族。

  但是,这名囚犯给出的答案却令在场的人类大吃一惊,以至于相当数量的人类在听到神使的回答之后,当场选择自杀。

  于是,为了安全起见,人类同那名上古囚犯的联络越来越少,并最终彻底断绝。在先驱科技的禁锢牢笼之外,人类又加装了一层时间静止器以求保险。

  绝大部分人类开始相信,这名囚犯不过只是一个上古时代就被囚禁于先驱牢笼之中苟活至今的怪物,而它口中所谓的预言,只不过是荒谬疯狂的痴人说梦而已。

  被虫族逼进绝路的人类,倾尽全力发动了一场扭转乾坤的绝地反击。

  他们发明了一种足以治愈虫族疫情的解药。(在档中,我发现即使是创世者——智库长本人,也对发明解药的人类钦佩不已。)

  牺牲。足足三分之一的人类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来阻挡虫族疫情的扩散。他们所有人接种了一条特殊设计,含有毁灭性编码的基因组链,而后赶赴战场,同虫族拼死作战。

  虫族对于人类设下的“基因奇袭”毫无防备;绝大多数在战斗中企图感染人类的虫族被彻底毁灭。一些星舰则搭载着虫族种群最后的幸存者逃之夭夭,他们的目的地至今仍不知晓。(注:根据小说《光晕:原基》,解药并不存在,虫族主动选择撤离,人类将会接替先行者成为下一个接受衣钵信念承载测试的种族,虫族将会在人类文明“成熟”之时再次归来。)

  就在这场史诗般的战役发生的同时,人类同先行者的冲突也已经全面升级。面对虫族的步步紧逼,绝望的人类开始变得疯狂与无情。他们需要占领更多未遭感染的新世界来支撑同虫族进行的残酷战斗。人类对于先行者控制星域残忍而又丧失理性的疯狂侵略,最终导致了人类- 先行者战争的全面爆发。

  这场趁人之危取得的致命一击成为了宣教士羞耻的源泉。当时他究竟是否还有别的选择,我们不得而知。

  人类的军事力量被彻底摧毁,人类控制的星球接二连三地先行者所夺取,查姆·哈克之战之后,人类仅存的最后抵抗被彻底碾碎。而先知一族则早早选择了投降,先行者并没有在先知种群中找到任何被这场疫情感染的受害者。那些罪魁祸首的粉末,以及佩鲁兽都早已毁灭。那些最初搭载粉末抵达人类控制星域的上古星舰也同样被彻底摧毁。也许自知战败命运不可逆转的人类,借此希冀先行者有朝一日也会遭​​遇虫族,而束手无策。

  而实际上,很多先行者则将有关虫族——也就是人类为当年肆虐银河的病毒所命名之物——的故事仅仅只当作人类和先知为了开脱自身挑起战端所编造夸大的童话而已。

  接下来,智库长得到允许,收录检索一些人类的活体种群,并保存了相当部分人类的记忆精华。

  但是虫族仍有可能有朝一日回归银河,正因为此,绝大部分有关虫族的历史——几乎所有的真相——都被以大架构师和我父亲为首的政治集团列为最高机密。

  只有一小部分支持大架构师的议员知晓所有的真相。

  接下来,大架构师同普罗米修斯战士们就在对待虫族问题上爆发了正面冲突。宣教士建议对整个银河进行全方位的细致搜查——一旦发现任何虫族归来的蛛丝马迹,立即着手准备对遭受感染的星系采取隔离措施,如果情势需要,即便毁灭整个星系也在所不惜。宣教士建议立即建造在先行者控制星域各地开建堡垒世界——也就是盾世界——一旦虫族疫情再次爆发,这些盾世界会在最大程度上减少虫族对于银河生命所能造成的损失。

  但是另一些人则希冀实施更为雄心勃勃的计画。宣教士和其他普罗米修斯战士不得不同架构者阶级中的极端派别针锋相对。这一小部分在当时完全控制议会的架构者,希望建造一种超级武器来应对可能再次爆发的虫族疫情,并借此良机永久巩固已然获取的政治权力。

  于是,大架构师和我的父亲设计并制造了一系列终极阵列来应对虫族威胁,这些阵列的数目远远少于宣教士希冀建造的盾世界数目——这些阵列,便是光环。

  通过辐射一种威力巨大无比的交叉相位中微子波,光环阵列拥有足以摧毁整个星系所有生命的可怕战力。而在准确充能并经调试之后,光环阵列还能够选择性灭绝银河全境拥有特定复杂神经学特征的高阶生命物种。

  以大架构师为首的架构者极端派别最终在这场政治大辩论中取得上风。利用大部分议员对虫族再现的担忧与恐惧,大架构师成功说服议会建造光环。而政治生涯严重受挫的宣教士,则被迫开始了漫长的冥想放逐。

  在接下来的一千年中,共有十二个光环完成建造。这些光环的建造地点远在银河系外一个被称为“方舟”的高阶阵列之上。这座阵列之所以得名方舟,正是因为造物者阶级——尤其是创世者智库长本身,对于大架构师决定不满而爆发的强烈反弹.

  智库长坚持,如果不采取措施防备由于启动光环从而可能造成的巨大损失,点燃光环将会是对衣钵信仰的严重亵渎。造物者们在先行者社会中拥有他们无可替代的作用,假若无法得到造物者阶级的支持,那么整个先行者社会的医疗系统都会陷入瘫痪。反复权衡之后,大架构师终于决定妥协以满足智库长的要求,来换取她对建造光环的默许支持。

  从那之后,在方舟完成建造并利用传送大门——一种超大功率的接点跃迁通道——将光环送至各自的目的星域的同时,智库长也得到允许收集星系物种,并在方舟上重建适合这些生命存活的生态环境。

  十二个​​环带被分散运送到星系各处。当年将查姆·哈克作为靶场试射的光环,仅仅使用极低功率就将星球摧毁的满目疮痍。那次试射,得到了议会的授权。

  而接下来,第二座光环又被启动发射,以惩戒叛乱的先知一族。

  心中满怀惊恐,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然成为这可怕梦魇的亲历者之一——在我们拜访离开之后,那些先知居住的星球,在光环的定向打击之下,最终成为同法恩·哈克一样的死亡坟场。

  议会并未授权对先知控制星系实施光环打击。大架构师超越许可权点燃光环在议会中引起震动,即便是大架构师在议会中的盟友,也将这种权力滥用斥为对衣钵的粗暴侵犯与​​无理亵渎——这是对自然世界与生命权力赤裸裸的践踏与毁灭。

  而令我无法理解的是——而令留存于我意识中的宣教士无法理解的是——智库长为何选择此时,甘冒触怒大架构师以及可能引起先知反叛的危险,收录检索先知一族的物种样本。在许可权得到提升增强的智仆帮助下,我在议会记录中找到了答案。

  三百年前(西元前10 万300 年:先行者首要先锋集群在行星G617 gl 与虫族遭遇。先行者随后虽然派遣军事部队进行侦查,但同样全军覆没。虫族最终得以逃离G617 gl ,开始吞噬更多星球。),虫族重返银河。携带更多可怖变体,虫族大军已经侵入到数个先行者控制的边缘星球之中。”

  西元前10 万零43 年

  先行者艾秋敏议会指派奋战级智仆05-032 偏见之僧在查姆·哈克星域附近测试07 光环。

  偏见之僧控制07 光环低功率发射,成功摧毁了星系之中所有的先驱建筑,并意外将原基由先驱牢笼中释放。大架构师在将原基秘密运往07 光环,并指派偏见之僧对其进行审问。历经43 年漫长的审讯与质问,最终,原基成功说服偏见之僧,后者决心背叛自己的创造者,加入虫族大军。

  与此同时,智库长重返地球,开始收集人类种群样本,并将样本送往方舟进行保存研究。

网友评论

精品软件课程
更多 >
photoshop教程让你从入门到精通,从新... [详细]
快播播放器(Qvod Player)是一款基... [详细]
Word是由Microsoft公司出版的文字... [详细]
《植物大战僵尸》是一款极富策略性的小游戏,可... [详细]
Excel是office的重要组成部分。多特... [详细]